又想毁约?澳重新审查中企99年达尔文港租赁协议

【文/观察者网 鞠峰】

据《悉尼先驱晨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2日报道,莫里森政府已让澳大利亚国防部重新审查中国的岚桥集团(Landbridge)租借澳达尔文港的99年的协议,考虑是否要强制让中企放弃租赁权。

达尔文港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这本来是一笔双赢的商业交易,但由于亚太地区局势急剧变化,澳国内外的一些人不断从所谓“国安”角度审视这一交易。

达尔文港 (图自澳媒)

据报道,澳国防部门官员正在审查,岚桥集团是否应该被强制放弃其对港口的租赁权。他们的依据是澳2018年通过的《关键基建安全法案》(The Security of Critical Infrastructure Act 2018),认为中国公司对于该港的租赁权会带来国家安全上的风险。

自2015年与中国公司签署租赁协议以来,澳联邦政府内持反对意见的人士以及国安专家就不断提出质疑。

国防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表示,莫里森内阁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已责成国防部“带着建议回来,让工作推进下去。”

被问及所有选项中是否包括强迫(中企)撤资时,达顿表示,政府需要等待国防部的建议,“在听取建议后,我们可以考虑符合我们国家利益的选择”。

在一周前,莫里森暗示澳联邦政府如果收到国防部或国安部门的建议,或对港口的租赁权采取行动。

专门炮制反华黑材料的澳大利亚政策研究所(ASPI)此时也跳出来。ASPI主任迈克尔·舒布里奇(Michael Shoebridge)宣称,支持强迫岚桥集团撤资,但“该公司应当考虑主动这么做。”

据《悉尼先驱晨报》介绍,2015年,澳大利亚北领地(NT)政府与中国岚桥集团签订了价值5.06亿澳元的租赁协议,租期为99年。该协议赋予这家中企对于港口运营的完全控制权,以及(租期内对于)达尔文东臂港(East Arm wharf)土地和设备80%的所有权。

达尔文是澳北部的重要港口城市,也是北领地首府。澳海军的供应基地也位于达尔文东臂港。

达尔文市位置

近年,澳联邦政府逐渐收紧外国投资政策,要求关键基建的租售需通过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审查。

路透社3日报道称,澳大利亚对于达尔文港的审查,或进一步紧张中澳关系。

澳国防部、岚桥集团澳大利亚办公室和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尚未回应路透社的置评请求。

上月,澳方“开历史倒车”,公然宣布撕毁“一带一路”协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4月22日表示,澳方的政治操弄和无理行径完全违背中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精神,是在开历史倒车,性质恶劣,对两国地方、企业合作信心产生了严重消极影响,也使澳方自身形象和信誉受损。

此前报道

撕毁“一带一路”合作协议 澳大利亚准备好承受后果了吗?

除了获得美国的赞赏外,澳大利亚只会失去中国市场。这样做,究竟图啥?

拿去年颁布的《外交关系法》作挡箭牌,宣称否决维多利亚州同中方签署的“一带一路”合作协议不是针对特定国家。

然而,谁都品得出来,向维州施压未果的莫里森政府此番举动背后的气急败坏和火药味。

从最早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表现出兴趣的国家,到如今甘当美国反华“马前卒”,甚至不惜撕毁“一带一路”合作协议,澳大利亚真的想清楚了吗?

为了外交政策一致?

澳大利亚此举是开历史倒车,使原本就面临困难的中澳关系雪上加霜。在22日的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这样说道。

2018年11月,就任澳大利亚总理不久的莫里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澳大利亚欢迎‘一带一路’倡议的贡献,满足该地区对基础设施建设的需要。我们热切希望加强同中国在地区贸易和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接触。”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来源:Gadgets 360

然而今年4月21日,莫里森政府却宣布取消维州政府在2018年和2019年同中国签署的两项“一带一路”合作协议。

《外交关系法》是莫里森政府如今撕毁协议的主要依据。

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宣称,被撕毁的协议“不符合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或不利于澳大利亚的外交关系”,这么做是为了“确保各级政府采取一致的外交政策方针”。

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弘表示,澳大利亚州政府无外交权但有经贸权。然而,去年澳大利亚国会通过的《外交关系法》,赋予澳联邦政府审查州政府和大学同其他国家签署的经贸合作协议的权力,使得在经贸问题上联邦政府得以凌驾于州政府之上。彼时,时任西澳州州长的巴奈特就担心州政府同中方签署的合作协议将受到审查。而如今,《外交关系法》则将第一炮对准了率先与中国签下“一带一路”合作协议的维州。

毁约是政治化的决定

然而,同中方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协议,对维州政府来说无关外交,而是基于当地促进就业和经济的切实需要。

面对联邦政府的此番作为,维州政府一名发言人回应称“《外交关系法》完全是联邦政府的事”,不适用于商业交易,“维州将继续努力为本州提供就业、贸易和经济机会”。

尽管佩恩宣称毁约不是针对特定国家,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这是一个政治化的决定。

围绕同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协议,莫里森的联盟党政府与维州工党政府始终存在分歧。

陈弘介绍称,维州政府希望能够借力中方的投资、技术和经验改变当地基础设施落后的现状,因此顶住压力签署和维护同中国的“一带一路”合作协议,并希望能够进一步同中方细化合作事宜。


澳大利亚政府此举宣示了对中国的敌意。来源:GJ

但来自澳大利亚国内的噪音也从未停歇,这其中除了执政党和在野党的党派之争外,还有美国的煽风点火。陈弘指出,澳大利亚是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最早表现出兴趣的国家之一,前任政府甚至曾希望澳大利亚的“北部大开发”计划同“一带一路”倡议联动合作。然而美国极力渲染所谓“中国威胁”,澳大利亚国内污名化“一带一路”的噪音也越来越大。

撕毁维州政府同中方签署的“一带一路”合作协议,“事出突然,但也在意料之中”。陈弘表示,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此举“象征性极强”,宣示了对中国的敌意。

澳民众忧本国经济

由于来自国内的阻挠和新冠疫情暴发,维州同中方商讨细化“一带一路”合作协议的进展受阻。而如今,莫里森政府横插一脚,令期待改善基础设施、从合作中获益的维州民众大失所望。

更多澳大利亚人担心莫里森政府此举将令本已下滑的中澳经贸关系跌入冰点。

网友纷纷评论:


网友评论截图。来源:推特

“莫里森在维州‘一带一路’合作协议上的举动是为了取悦某些人的危险举动。真正的故事是各州政府在努力创造就业,通过贸易和经济活动填补联邦政府无所作为留下的巨大空缺。州政府将继续替他收拾烂摊子。”


网友评论截图。来源:推特

“澳大利亚农民、渔民、奶牛场所有者、酿酒师、矿山所有者……他们所有人将不得不为堪培拉政府的不成熟、天真、业余的外交买单。”

事实上,已经有澳大利亚企业开始为未来的命运担忧。

澳大利亚一家保健品公司首席执行官表示,中国市场是公司的重要支柱,原本公司预计今年上半年其在中国市场的收入将增长25%。如今公司却要担心联邦政府单方面撕毁协议可能给澳大利亚企业带来的不确定性。“对我们来说,我们希望在贸易协定方面看到更多的确定性。”

也有澳大利亚网友依然对协议寄予希望:“我确定这些协议还是会重新签署的。”

仍致力于同中国接触?

然而,莫里森政府似乎依旧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22日,外长佩恩宣称,取消协议的决定“无意损害澳大利亚与任何国家的关系”,并表示澳大利亚联邦政府“仍然致力于同中国的持续接触”。

对此,我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回应称,澳方口口声声说希望和中国开展交流合作,却说一套做一套,一而再再而三损害中澳关系,“此举再次说明,澳方对发展中澳关系毫无诚意”。


我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来源:外交部网站

而这也并非中方一家的看法。

“很难看出这一决定如何为实现(同中国保持接触)这一目标作出贡献。”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克劳福德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迈克尔·克拉克撰文写道。

克拉克指出,尽管莫里森政府可能乐见“美国回来了”,但澳大利亚应当“警惕同最大的贸易伙伴建立对抗关系”,“表演性的‘对抗’只会让澳大利亚受伤”。

陈弘表示,这般将政治考量置于本国利益之上,置本国发展于不顾,是缺乏战略眼光的做法。数据显示,中澳关系下滑以来,澳大利亚对华贸易额已暴跌40%。

除了获得美国的赞赏外,澳大利亚只会失去中国市场。这样做,究竟图啥?

出品 深海区工作室

撰稿 齐旭

Check Gift Card Balance Policy
Help
About
Careers
Your Privacy Rights - Privacy
Terms and Policies
AdChoices
Do Not Sell My Info